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杀死一个程序员 东野圭吾式的中国当下高智商犯罪 推理小说 对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有时候“不是在选择人 要选的可能是一种生活”
  • 市场价格:25
  • 促销价格:25
  • 商品编码:574098331866
  • 商品分类:不可能犯罪
  • 商品所在地:上海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9-18 00:49:29
商品详细信息 -

杀死一个程序员 东野圭吾式的中国当下高智商犯罪 推理小说 对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有时候“不是在选择人 要选的可能是一种生活”

产品展示
基本信息
图书名称:
 杀死一个程序员 
作 者:
 一刀平五千 

定价:
 33.00
ISBN号:
 9787532162918
出版社:
 上海文艺出版社

开本:
 32
装帧:
 平装
出版日期:
 2017-6-1
印刷日期:
 2017-6-1
编辑推荐
适读人群 :广大读者

这是一部难得的中国当下的推理故事。

首先它好看,密不透风的谋篇布局,复原了一场无懈可击的高智商犯罪,媲美东野圭吾式的本格推理,“有时候我们没有想要的答案,仅仅是因为我们没有正确的问题”。

其次它深刻,虚实控制,情理张弛,真相直击灵魂的痼疾。对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有时候“不是在选择人,要选的,可能是一种生活”,而正是因此,我们成为这个世界的同谋。


内容介绍

这是一部难得的中国当下的推理故事,讲述了布局精妙的媲美东野圭吾笔下的高智商犯罪。

奥运前夕,D市郊区地下停车场,一枚自制炸弹引发连环爆炸,游戏公司两名员工双双遇难;嫌疑人尚未归案,亦死于另一起爆炸事件……

当线索一一浮现,本格派步步惊心;当真相终于大白,社会派一声长叹。

而第三起爆炸正在路上……

 
作者介绍
一刀平五千,历史学毕业,IT一族,先后担任过报社编辑与游戏编剧,酷爱逻辑推理,现在北京从事游戏研发。
目录
00 胜负
01 漆黑的残骸
02 漆黑的恨意
03 历史与心理学
04 黑与白
05 兵法
06 078与079
07 站内信
08 邮件
09 真相
10 Each calculation
11 曾经真的很爱你










在线试读部分章节

01漆黑的残骸

2008年7月29日8∶50爆炸后第一天

蓝晴今早起得有点晚了,刚从公车上挤下来,舒了一口气,就匆匆往公司里赶。

从家里出来时,没来得及吃早饭。公车上又是一顿拥挤,蓝晴觉得肚子都被挤饿了。打卡后先冲杯麦片吧,明明都是周二了,人还是那么多,真烦。

她就这么想着,加快了脚步。

还没来到公司门口,蓝晴便望见公司大门右边的停车场门口围着很大一圈人,还停着两辆警车。几根醒目的黄色警戒线已经拉好,人群正在线外朝里观望。开车来上班的同事,也被警察用手势挡在了线外,纷纷掉转车头,去别处寻找停车位置。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蓝晴瞄了一下手表,离迟到还差6分钟,于是挤到人群边缘,问挨在身边的一位同事。

“啊?你还不知道吗?昨晚停车场发生爆炸了,林经理被炸死了!”

“啊?爆炸?林经理?哪个林经理?”蓝晴大吃一惊,如同听到天方夜谭一样愣在原地。嘴里这么问着,她心里却很快地浮过一个人的名字。

“就是研发一部的经理林嘉啊,前阵子还说要结婚的那位。”蓝晴的同事叹了口气。

“那么帅的一个好男人,死了好可惜。凶手是谁,警察目前也没有头绪,好恐怖。”

“不会吧?这怎么可能?”蓝晴吸了一口气,“那,还有什么没?”

“其他就不知道了,听早先来的同事说,还有一位公司的同事也炸死在里面,好像是一个程序员吧。我也不太清楚,比你早来不了多少。这也太夸张了,爆炸啊,在咱们公司居然发生了爆炸啊……”

“嗯。”蓝晴低过头,往公司里走去。只是此时,她想的已经跟工作无关了。林嘉死了?为什么会死?到底是怎么死的?自己的好姐妹苏米,这下怕是要伤心了吧。

该怎么面对她,又该怎么去安慰她呢?

铁雨赶到DIBI公司时,感觉到自己有点在发抖。

他不清楚这是紧张,还是难以克制的兴奋。作为一名刚出任务的刑警,显然还不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因此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刑警队长张笑。

正确的说法,自己只是跟随张笑来的。

DIBI是一家国际知名企业集团下的公司,该集团经营的业务十分丰富。在市郊的这家公司人员在400人左右,主要业务是电脑与手机平台上网络游戏的研发及运营。

作为第一现场的停车场,已经杜绝了闲杂人等的进入。张笑带着铁雨赶到时,一位先来的年轻刑警立即开始向走在前面的张笑打招呼:

“张队,你来了!”

张笑点了点头,说:“现场什么情况?”

年轻的刑警开始汇报:

“张队,现场发生了两次爆炸,一次是电瓶车中的炸弹,车主经确认是公司的一名骨干程序员江秋,现已身亡。第二次爆炸,就是这辆奔驰。”

刑警把脸转向右边,伸手指着离电瓶车残骸不远的一辆汽车残骸说:“这辆车的车主是公司研发一部的经理林嘉,发生爆炸时,他就在车里,现在也已经死亡。”

铁雨往停车场的出口望了一望,看起来汽车已经离开停车位有一段距离,车头的方向也对着出口。而电瓶车残骸虽然已经离得较远,足以看出它爆炸的痕迹就在车尾不远处。

“嗯。”张笑哼了一声,表示在听,“汽车是怎么爆炸的?也是被安放了炸弹?”

“啊,不。”年轻的刑警以为张笑嫌自己没有说清楚,口气显得有点不安。

“汽车上并没有发现炸弹,爆炸的原因目前还不清楚,初步判断是汽车的油箱被引燃了,最终结果还得请技术科的同事来鉴定。”

一直在听的铁雨,学着张笑的口吻,尽量用一种成熟的口气问:“电瓶车里的炸弹,是什么情况?”

“电瓶车里的炸弹是一枚简单的遥控炸弹,一个改造成电池短路的手机跟炸弹绑在一起。当这个手机有人打电话进来时,短路造成的电火花引爆了炸弹。”

说话的刑警不满地看了铁雨一眼,表情有点不悦,似乎讨厌这个年轻同事打断自己的汇报。

“不过,跟一般的炸弹有点区别。”年轻刑警不再理铁雨,回过头对张笑说。

“哦?”张笑虽然在问,但锐利的目光却一直在注视着现场。

停车场呈T字型,一条长道垂直于一条短道。长道的两侧并排停放汽车,短道上则一般停放着电瓶车与自行车。在长道与短道交会处,往往最靠近短道的那辆汽车旁会紧挨着几辆自行车或者电瓶车。下班后员工从内部电梯到负一层,从短道的最左端进入车库,然后从长道的一头离开。

“是这样的,这个炸弹起爆装置较简单,似乎捆绑了一个含有不少汽油的瓶体,在近些年的爆炸案件中比较独特。炸弹足够炸死人,因爆炸溅射而燃烧的汽油也能扩大杀伤范围,我判断罪犯是要尽可能扩大伤亡人数,目标是公司而非个人。”

张笑点了点头,对刑警的表现表示了认可。然后他对年轻刑警身后一位四十岁左右、穿着高级西服的人说:“请问,你是公司的负责人?”

“啊,对,我是公司的总经理齐飞,现在公司由我负责。”齐飞还算镇定,眉头紧锁,也没有流露出过多的惊慌。

“齐经理你好。我是负责这次案件的刑警队长张笑。请你配合下我们的工作,带我们去监控室看下录像吧。”

“好的,张队长这边请。”

张笑对刚才的年轻刑警伸了一下手。

“小秦,你跟我一起去监控室查看昨天的监控录像,待会儿备份回局里。小铁,你也来。看完视频,你们再去走访下公司的内部员工,调查下受害人的情况。”

张笑一行三人跟着带路的齐经理往监控室走去。从一进停车场,张笑就注意到摄像头在门口较显眼的位置,他并不侥幸认为罪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事情是这样的,张队长。”齐经理一面带路,一面侧过头向张笑描述报案过程。

“我有晨跑的习惯,平时来得都比一般员工要早。”齐经理回忆着今早的遭遇,脚步不经意间稍微放缓了一些。

“我来到公司时,大概8点20吧,保安王勇慌慌张张地来找我,说是他今早8点换班,在停车场入口的保安室里,发现昨晚值夜班的小孔倒在里面,满头是血……他确认小孔还有脉搏之后,就赶紧进了车库,接下来就发现停车场里发生的爆炸了。一辆电瓶车和一辆轿车被炸毁,电瓶车附近有炸死的尸体,轿车也有一个人被炸死在里面,尸体被烧焦了,他已经认不出人来。”

“嗯,那个小孔现在人呢,苏醒了没有?”张笑在齐经理停顿时,插问了一句。

“当时还没有苏醒,我已经派一个开车来的员工先送他去医院了。”齐经理说完后看着张笑,张笑没有再问,他才继续。

“王勇见到现场后就退了出来,然后找到我跟我汇报了这事。我一听马上就报警了,然后也来到停车场前确认了一下,暂时不让公司的员工进去破坏现场。随后110的警察同志就来了,法医也来了,说是确定那两具尸体都是死亡了的。再后来,这位小秦同志也来了……”齐经理的语速越来越快,情绪也变得有些激动。

“报警后我就去了监控室看昨晚的录像,罪犯和爆炸,都被摄像头拍到了!”

“哦?”张笑愣了一下,爆炸被拍到自然极其有利案件的侦破,但罪犯打晕了保安却那么容易被拍到,让他略感意外。

很快,齐经理就从停车场短道的左侧走到电梯前,张笑与小秦一行人走入电梯,齐经理按了一下1层,电梯门关闭。

到了监控室,张笑发现DIBI公司的大多数摄像头都用来监测公司的内部环境,只有两个摄像头用来监控T型停车场。一个从车库入口,由外向内监视长道。另一个在短道的左尽头员工电梯口附近,由左向右监视电梯口和短道。

“我们公司18点下班,在20点30分之前,基本上员工们就会走得差不多。但是一些项目如果进入关键时期,就会有一些项目成员留下来加班。公司内部有值勤保安,会在最后一个人离开后检查一遍再走。昨晚值班的,就是今早发现现场的王勇。值完晚班,他就会交夜班,值夜班的就是被伤了的小孔。”

齐经理开始操作连接监控系统的电脑,调出录像资料。

“我们在查看录像时,发现罪犯是大约晚10点进入停车场的。”录像资料被调到张笑眼前的屏幕上,时间设置在晚10点5分。

3秒后,齐经理用手指点屏幕上的一个人影,“他就是这时候进来,在江秋的电瓶车上放炸弹的!我们公司的保安小孔,只怕也是那会儿被他给伤了!”

录像中,有一个穿黄T恤的人影从停车场入口沿着长道跑了进去。他明显早有准备,直接跑到了林嘉的车左侧,似乎掏出一件物品后,俯下身钻进了车底。

到10点12分,嫌疑人从车底爬出来,开始往外跑。嫌疑人身体很粗壮,行动也很敏捷。从画面上看,年龄大概在20岁以上30岁以下。

张笑的眼睛盯着屏幕,一动不动。嫌疑人很快跑出了长道,从画面中消失了。

“张队长,请看这边。这就是林嘉,我们研发一部的经理。”齐经理调出另一个监控头摄制的短道录像,“这是昨晚7点55分,在爆炸发生前,他去车内取东西。”

屏幕上,一位看上去很干练、身形挺拔的年轻人,从停车场的电梯出来,由短道的左边开始往右走。在T型车库的长短道交会处,他转身往右拐,消失在屏幕中。

张笑把目光移回长道的录像,林嘉右拐后进入了长道。冲着镜头走了几秒钟后,他来到自己在拐角的奔驰前。出于习惯,他打开了左边车门,进入车内。

不一会儿,林嘉从车内出来,手里多了一个文件袋。他原路返回了短道,从电梯离开了负一层停车场。

“昨天都没什么人加班,最后走的就是遇害的那两名员工。研发一部的经理林嘉,还有跟他一个部门的主程序员江秋。林嘉取了东西后停车场就没人来过,直到他们离开时发生爆炸。”

录像资料被调到晚11点8分,短道的录像里林嘉和江秋一前一后出了电梯,来到停车场。两人并肩而行,江秋背着一个挎包,似乎在与林嘉交谈。快要走到拐角时,江秋掏出了一部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比林嘉走慢了一步。

从停车场出口的长道摄像头往里看,林嘉先进入长道,从左侧上了自己奔驰。

奔驰开始倒车,将车头对准停车场门口时,江秋也打完了电话出现在画面中,走到了原本紧挨奔驰停车位的电瓶车旁。

爆炸发生了。

电瓶车从中间部位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江秋当场被爆炸波及,着火的身体飞了出去。停车场中,以电瓶车为圆心,形成了一个火焰地毯。紧接着,不远处要驶离停车场的奔驰也从尾部发生了爆炸,被火焰吞噬。

录像中火焰的热量似乎可以透出屏幕。江秋的身体在地上燃烧,林嘉也没能从焚烧中的奔驰里逃出来。

“地面的火焰没有持续多久,但车子大概烧了三个小时。我们公司在市郊,算是比较偏僻,昨晚值班的保安小孔又被打晕过去……所以一直没人知道。后来的事,就是我刚才说的了。”

“录像中的人,是你们公司的员工吗?”张笑问。

“不清楚,我没有什么印象。”公司大概有400人,齐经理没有办法都记住。

“能确定不是你们公司的人吗?”

“这个,我也……不能确定。张队长,你看是不是要把这个人的截图发给我公司的员工,让全员指认一下?就算不是公司的员工,说不准会有人认识。”

“行,那有劳你了。一有消息,请尽快联系我们。”

“好的,我马上就去。”齐经理接过了张笑给他的名片。

“嗯。”张笑站起身来,“小秦,你备份录像资料回警局,注意截图看能不能辨认出嫌疑人,或许他有前科。然后把尸体鉴定报告和现场勘查报告都送去我办公室,你准备一下,我回来后开会。小铁,你去公司内部调查,有发现及时通知我。”

铁雨和叫秦怀阳的年轻刑警都点了点头。

“齐经理,麻烦你带我去公司内部走访一下吧,我想向你了解一下情况。另外,还想请你把两名受害人的个人资料给我们一份。”

“好的张队长,我们去会议室吧。”

面对眼前的刑警,蓝晴有点局促。

“请不要紧张,我只是例行问一些简单的问题,你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铁雨打量着布置精巧的会议室,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掏出了记事本和笔。

既然要走访受害人同事,还是从公司入口的前台开始比较好。张笑给予任务后,铁雨就把第一个发现现场的保安王勇请到监控室的小桌旁进行了询问。王勇显得有些紧张,不过回答得跟齐经理的转述没什么出入,他早上来接班时,爆炸已经发生很久了。

“嗯。”蓝晴怯生生地回答。

不是应该会说“请一定要据实回答”嘛,蓝晴心里想。她等着警察的第一个问题。

“我叫铁雨,跟你一样,刚参加工作不久。”铁雨看着眼前的女孩,笑了一笑。

“是这样,DIBI公司有受到过什么恐吓之类的么,比如电话、传真和信件。”

“没有吧,公司一直很正常啊。”

“公司内部有什么传闻没有呢?或者一点点受到攻击的征兆?任何你感觉能跟这次事件扯上关系的都可以说说的。”

“……好像没有。”

“仔细想想嘛。”

“……真的没有啊。”

“你看看这个人,认不认识?”

铁雨把自己的手机递给蓝晴,上面是刚才他在监控室拍下来的嫌疑人照片。

“啊,这个是犯人吗?”

“有没有见过?”

“没有。”蓝晴摇了摇头,“刚才齐经理发了个全员邮件,看我们员工有没有人认识他。我没有见过这个人啊。”

“那我换下一个问题,关于两名被害人,你有什么了解?请说说他们的情况。”

“我想想啊。”

遇害的人是林嘉和江秋。齐经理的邮件已经告诉了大家这个不幸的消息。

蓝晴稍微地回忆了一下,作为前台工作人员,林嘉留给了她很深刻的印象。

“林经理……他来公司大概才半年吧,好像是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平时人很好,怎么说呢,很自信很阳光,每次来公司都会很有礼貌地跟我打招呼。”

“年轻有为,对吧?”

“嗯,就是这样的。他给人的感觉很健康积极,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自信。每次和他打交道都会受鼓舞,是个很优秀的人。”

“请等一下,他开车来上班,为什么不从停车场电梯走,而是要从公司大门进?”铁雨问道。

“哦,原本他是坐电梯的啦。可是后来因为他未婚妻苏小姐的工位在门口进去不远的地方,从大门去苏小姐那边会比较方便。他每早都去跟苏小姐问早安,有时候还会送一枝鲜花,有时是巧克力,有时候还会送一些书和漫画。苏小姐比他晚来的话,他就会把礼物留在她桌上。”

“苏小姐?”

“啊,苏米,我们公司的一个美术人员。她出差了,应该是今天下午回来的。唉,她要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昏过去的吧,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安慰她啊……”

蓝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眉头锁了起来。

“是这样啊……那她回来后我也去找她了解下情况。林嘉昨天上班和平时一样吗?有什么异常的细节没有?另外,你知不知道他有什么仇家?得罪了什么人?”

“没有,跟平时一样。也没听说过他得罪了什么人。他跟他部门的每个人关系好像都很好,他挺会与人相处的。”

“嗯,说说另一个吧。”

“另一个啊,他叫江秋,是林嘉部门的主程序员。平时工作挺努力的,从来不迟到不请假,不过话也比较少。”

“他什么时候来的公司?”

“两年前,公司成立时作为第一批员工进来的,跟我一样。”

“林嘉比他晚来这么久,但是好像职位比他高?”

“是这样的。他能力比较强,学历也比江秋高一些。而且他们工种不一样啊,一个是部门经理一个是程序员,我没听说他们因为职位高低的事情弄得不开心。”

“江秋呢?他有没有跟公司谁有矛盾?昨天有没有异常呢?”

“这个……江秋是程序员,平时比较忙吧,除了他同部门的,很少跟人打交道,没听说跟谁有不和啊。对不起,我是真的不太了解他有没有得罪谁,应该不会有吧。”

“好吧。林嘉和江秋都是本地人吗?亲属关系如何呢?”

“林经理是本地人,就住在市内,家庭条件挺好的。江秋嘛,我记得他不是本地的。好像在市里上大学,然后就来工作了。”

“江秋结婚了吗?有没有女朋友?”

“他没结婚,也没有女朋友。”

“爆炸是昨天晚上发生的,”铁雨在记事本上做了些记录,“你们一般都在那个点下班吗?他们那么晚走是正常的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你可以问齐经理。”蓝晴有点局促不安,“我一般下午6点半就走了,不过我听他们说要加班的时候,是都走得挺晚的。”

“你刚才说,林嘉跟江秋的工作能力都很出色,那么他们部门会不会遭到其他部门的嫉妒,或者有什么对他们不满的传言?你放心,我们的谈话是保密的。”

“应该……没有这个问题吧,不同部门之间涉及的领域也不一样嘛,各有各的项目吧。”蓝晴坐得有点久,恰好情绪也放松了下来,就在椅子上动了一下。

“辛苦你了,我再去找别人问问。”铁雨站起来笑了一下,向蓝晴伸出了手。

蓝晴也站了起来,与铁雨握了下手。这个警察,问得还真是快啊,态度也很好嘛。

“对了,”铁雨说,“请给我苏小姐的联系方式。”

铁雨走出会议室,蓝晴也轻步跟了出来,带上了门。

张笑与齐经理正向会议室走来,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员工。应该是来自林嘉和江秋的那个部门吧,铁雨迎了上去,“张队长。”

“有情况吗?”

铁雨摇头。

“小铁,刚才齐经理接到电话,昨晚值夜班的保安孔建军在医院苏醒了,现在意识很清醒,你去做个笔录。还有,小秦会把案件资料送到我办公室,回去就开会。”

“好的。”

来苏水的味道,什么时候都显得难闻。

铁雨走进病房,小孔头部缠着绷带,正靠着枕头坐在病床上。看见一位穿警察制服的人进来,他努力调整了一下坐姿。

“别,注意身体。我叫铁雨,是参与这件案件侦破的刑警。”

做完简短的自我介绍,铁雨拉过一把椅子,靠近病床坐下。拿出记事本和笔后,他问了一下看护的护士:“请问,他的伤不要紧吧?”

“没有生命危险,颅内有点水肿,轻微脑震荡,多注意休息会比较好。”护士正忙着给小孔换点滴,顺口回答了他的问题。铁雨等着护士把点滴换完。直到她离开了病房,才开始向小孔问话:“感觉还好吧?我进来时问过医生,他也说你没有大碍。”

“比刚醒来好多了,就是有点想吐,不过我可以回答警官你的问题的。”

“叫我小铁就行。我是警,不是官。”铁雨笑了笑,“没问题就好,看来及时把你送到医院了。”

“嗯,公司虽然在市郊,但是公司门口公路连着一条市内高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事情我都听说了,唉。”

“你听谁说的?”

“齐经理,他打了电话给我。我手机带过来了,护士帮我接的。”

“稍等。”

小铁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站起身走出病房,来到走廊。

“铁雨吗?我是秦怀阳。张队长让我把录像资料中嫌疑人的截图发给你,这个比你在监控室对着屏幕拍的清晰。你在那边问一下吧。下午3点会议室,记得赶回来。”

“好的,谢谢。”铁雨挂掉了电话。很快,他收到了两条新信息。他打开一看,是小秦传来的嫌疑人照片。看样子,他跑进和跑出停车场的时候,都被摄像头拍到了。

铁雨转身回到了病房,小孔正等着他。他坐回椅子,把手机递给了小孔。

“请看一下,对这人有没有印象?”

小孔盯着看了许久,在努力回忆。过了几分钟,小孔把手机交还给铁雨,摇了摇头。铁雨把手机上嫌疑人的正面图片换成了一张背面的,又交给了小孔。

“不要紧,再看看,慢慢想。”

小孔盯着手机看了几分钟,抬头欲言又止,铁雨用眼神鼓励他。

“我能再看一眼前面那张吗?”

“行。”铁雨把手机接过来,滑动屏幕调出上一张图片,还给小孔。

“看起来有点像,最近一个月来,我总感觉有人在公司附近转悠,是不是这个人,我不敢肯定。我没见过那个人穿过这件衣服。”

铁雨飞快地在记事本上做了笔录。

“那么转悠的人你认得出吗?他为了什么在这里转悠呢?跟公司的人有仇?”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对不起啊。公司在郊区,本来人是比较少的,不过公司门口出去,不是很远的地方有条小吃街。那条街上有KTV、按摩室、小超市什么的。杂七杂八的人也很多,比较乱。不知道是不是那条街上的人。”

DIBI公司附近有这样一条街?待会儿回去查查。

“你跟林嘉、江秋有交情吗?”

“交情我哪谈得上。”小孔苦笑了一声,“只不过他们人都挺好,有次我休假去市区,赶上林经理也回家,他看下雨了让我搭了一次顺风车,从高速公路走快多了。江大哥对我也很好,我向他借过几次电瓶车,他也都借给我。”

“节哀顺变吧。”铁雨停了一下,留了一点时间给小孔叹气,“你能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事吗?”

“昨晚的事情我想不起来太多了,大概在9点55分吧,我和平常一样出了保安亭,想去绕着公司走一圈,再检查一下停车场。”

“为什么是那个时间呢?”

“哦,是这样的,一般我们都有整点巡逻的。公司在郊区,离开公司稍微远一点就是市外的县城边缘,治安会有点问题。但我们公司是科技公司嘛,里面装了很多摄像头,一般没有什么人来找麻烦。”

“然后呢?”

“然后我刚出保安亭不久,还没到公司大门口,就感觉后脑被重重敲了一下,后来,后来就不知道了。”

“就是说,你最后记得的,是从保安亭出来,巡逻的时候被打晕了?”

“是的。”

“打你的人,你看到他吗?或者当晚你看到什么可疑的人没有?”

“没有啊警官,打我的人你们有线索没有啊?”

“目前我们还在调查阶段,刚才你看的那个人,你能不能确定昨天是他打的你?”

“不知道,”小孔说,“我没来得及回头就被下黑手了,没看见打我的人。”

“你们公司的员工,晚上一般几点离开公司?”

“这个不一定的,不加班的话,准点6点半可以走。如果要加班就不好说了,多晚都有。实在太晚了,不走了睡在公司的也有的。”

“如果晚了又要回去的话,他们怎么回家?”

“不是太晚的话,门口去高速路那里有公交车,最晚一趟好像是9点半。如果没公交车了,可以去那条小吃街打黑车,叫出租车也行,不过出租车比较难叫到,这里太偏了。”

“公司内外的人,知道是你昨晚轮班吗?”

“应该不知道吧,轮班是保安们自己的事,其他员工不晓得的。”

铁雨看了下手表,算上回程也差不多了,或许会议上张笑会公布一些线索也不一定。他从记事本上撕下一张纸,写下号码递给了小孔。

“谢谢你支持我们的工作。如果你想起了什么,请给我打电话。”

警察局,会议室。

……

 

................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